HNO不是硝酸

She said その手で私の首を绞めて


(头像画手千慕)


哭呀哭呀我们一直在哭

“谁在乎你记得什么。”
我不太记得是谁对我说的了,但偶尔想起来似乎也的确如此了。
我记住的东西越多,越久,他们忘得更多,更快。
最后提起来只有我自己记得其他人没有一点印象
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只是记错了
一股子落魄的失群感,被世界和时间抛弃
可笑的是记住的东西太多了,连梦境和现实我也分不清
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谁都不记得,我也不记得
无法确认我到底记住的是什么
无人诉说,的确如此,谁会在意你记得什么
是吧自己当什么很重要的人了吗。
现在这个世界太安静的。安静到感受到有东西在注入我的脑子里不断疼痛
而我只想刺开我的太阳穴,让他们从发涨的头里流出来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