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不是硝酸

She said その手で私の首を绞めて


(头像画手千慕)


哭呀哭呀我们一直在哭

那是十分漫长且痛苦的过程
温热的液体从他的眼框不断涌出,从他的口腔与舌之间。顺着他的脸边缘往下,他却顾不上去擦拭。
他的双手压住眼睛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开始后悔了刚刚的决定。他甚至渴望将眼球就此挖下用短暂的疼痛换来一切的结束。他已经分不清从嘴角留下的是口水还是从他眼睛里流出的液体
在他逐渐能够适应后他慢慢将双手放下他才看清沾满了他手上的那来自双眼的瞳色的蓝。
他虚弱的说不出来话,同时他害怕张开嘴的那一刻他会干呕并将蓝色一并吐出。
他摇晃着微微抬起头,面前的镜子倒印着现在狼狈的他,但他双眼迷糊的什么都看不清。但他却隐约看到那应该是脸的位置有什么。
“那是什么。”
“那是红色的呀。”
在脑海里的声音回答了他默想的问题。
“红色,是什么红色。”
“是眼睛噢”
他努力渴望看清镜子上的自己,他尽了一切的努力,哪怕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拼命。
他看清楚了,他的确是他的眼睛。不再是蓝色,他就像掉色了那般,蓝色逐渐剥离破碎,将红色的的眼瞳展示出现。
啊啊……真是多么的……
他并没有想下去戛然而止,随后他整个人向前倾倒在地上晕厥过去。
终于,他变成了他。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