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不是硝酸

She said その手で私の首を绞めて


(头像画手千慕)


哭呀哭呀我们一直在哭

我确切的感受到自己活着是一种痛苦
叫做姨妈来敲门,用锤子敲的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