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不是硝酸

She said その手で私の首を绞めて


(头像画手千慕)


哭呀哭呀我们一直在哭

我确切的感受到自己活着是一种痛苦
叫做姨妈来敲门,用锤子敲的

靠我现在才发现置顶没提聊天记录更新频率,app版改的话连接会失效我就用本号讲了
基本是一更五篇打底【不分长短】
有时候更多
一周起码更新三次

才发现我一直没把这张发了

置顶(更新于18.09.14)

围巾组bot了解一下

围巾组日常bot:

你好这里是UT围巾组bot


由围巾组五位亲妈共同管理


会不定期整理围巾组内部讨论组的聊天记录和亲妈之间存档使用等一切杂类相关


聊天记录内含大量傻吊,无关UT的话题,高领组\musikflowers等奇怪元素的讨论


 


围巾组亲妈个人lof链接:


HNO:网页链接


珂珂特:网页链接


雪碧:网页链接


霞云:网页链接


安溟乐:网页链接


围巾组成员发布链接:


FK!sans:网页链接


Eraser!sans:网页链接


Flowers!sans:网页链接


Musik!sans:暂无

我打算开始准备手书了
估计除了started。的更新和rousetale人物第一章重置以及围巾组以外我不会更新别的了

想了想我还是要分享一下
fk这次名字本身就是个缩写,取frisk的首尾两个字母
在想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知道fk还有fuck的缩写含义的
今天我们班要定班服自己选绰号我就问了下n2

n2:fk他妈?

不可以!!!了解的人知道fk是指我儿子不知道的看来就是【操 他妈】诶jpg

《started。》第二章

前篇搜tag【started。】即可
※本篇为自au fk!sans起源,相关链接请搜索前篇
※我也不知道几章能完结反正11月前完结
※垃圾文笔




这是没有被预料到的事情。
两个骨互相注视着,他们就如此相遇了。
并非出自本愿。
他知道关于平行宇宙的事情,也思考以后会不会见到另一个平行的自己,对方又会是个怎么样的家伙,偶尔还会期待着。
但他绝对不希望是现在也绝对不希望自己是哪个闯入者。
浑浊不堪,无法梳理。
他能隐约觉得身上在疼痛,却不知是否是因为浑胀大脑的撕裂感引发的。
挺好的,起码知道了之前一切一切的既视感和事情不是他的白日梦了。
好个X。
在平静的表面下是他一句一句没有吐出的脏话。当然这个行为不能解决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完全无用多余的唯一的作用不过发泄他现在的心情。
沉默无言的情况下两个骨首先达成了一致,优先进了房间并将门锁上。
在门关上的一刻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安静。空气中弥漫着似乎能置人于死地的压抑,不管是sans也好还是他自己。
他不太清楚自己如何解释一切,毕竟这是他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
他能感受到sans的目光,而自己也在警惕对方。他们都身为sans,这种场合会怎么想怎么做不是在清楚不过了吗。
沉重的让他在坐在床上的一刻甚至打算直接躺下睡去。
他唯一能确认的就是这个熟悉而且挂着sans名的房间并不是属于他的。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走时带走了什么,而那些东西还摆在叠满资料的桌子上,甚至还在他的口袋里。
很明显,他是那个和这里格格不入的闯入者了。
沉默。
像是不满一样,sans依靠在门旁双手插在口袋里注视他。
“不如我们切入正题。”
sans选择了优先打破沉默。面对盘问他却什么也答不上来,这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更别说去回答对方。他的大脑混乱且疼痛着,只能摇头。
这让sans忽然感到自己问的问题有点可笑。毕竟他如果是因为有需要才来到这里的话也不会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即便如此sans也不会就这样继续陷入沉默,sans总需要从他嘴里知道什么,这是对双方都有的好处。
“那么我们换个话题,比如你发生了什么。”
sans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学着他的样子托住自己下巴。
“嘿…总是沉默着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是吗?”
他仍然对眼前这个“自己”抱有警惕,这让他为sans接近的这个动作感到不是很自在,他看着sans下意识的将身体往后退了一点。即便有所但眼下也只有对方可以帮到自己了。
同时,他也需要知道关于这里的事情,如果不学着探进一步那么就不能有任何结果。
所以他将自己所能记得的一切都吐露出来,包括那改变了他的一切的对话。
“噢,看起来这一切问题都是因为最后咯?在你感受到不对劲后那个人类就……消失了?”他没说话仅仅只是点头。
“只是因为他用了特殊能力吧,another”
“我想……等等,another?”他将关注重点偏离了,起码思考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对方嘴里的another是在说自己,“我……?”
“难道这还有第三个骨头在吗?老兄我觉得你需要一个称呼”sans笑着看着他“我是sans,而你是另一个sans,那不就是another吗?”
“我不喜欢这个。”他皱眉表示自己的不满。
“那就叫sanses吧,我还有很多想法你可以自己……”
“不,还是之前那个吧。”他选择打断sans的想法和他的话。
“好吧好吧,another。”
sans无奈地笑着耸了耸肩看着他。
他不清楚sans是否故意的,但都出于好意。
因为在刚才的闹腾后他感到也没有那么痛苦压抑了,反而轻松了很多。所以说果然还是自己考虑太多才这样。
他释然的笑着,反复在心中想着“another”这个词。
当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只作为一段时间的代替的话,今后也会变成自己会纪念的一个词吧。

今天更新